发条人 执拗的低音

喜春来,悲春去,转眼秋又来。

年初的满口弦走到八月底只剩小半口。

一天天的好似都在重复,闹钟、厕所、地铁。

静下来的时候,怀念那些执拗的低音。

《发条人 执拗的低音》有一个想法

评论已关闭。